语言服务
专属直播平台

【字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已知与未知-David Heymann

打造语言服务专属平台
只要关于语言服务那些事
免费提供直播平台与技术

13395997958
15960755939

微信同号

video
 
[ 截止 2020 年 2 月 27 日, 全球新冠肺炎确诊 82000 多例, 其中死亡病例为 2810 个。 TED 邀请了大卫 · 赫曼医生分享 对于本次病毒爆发的最新发现 ] [ 如果你感染了新冠病毒, 症状是什么?] 大多数人的症状显得轻微, 就像普通的感冒。 但有一些感染者, 会表现出非常严重的症状, 这些人中包括医护人员。 对他们来说, 这种感染非常严重, 因为他们接触的病毒量 比起普通人要高得多, 与此同时, 他们没有足够的免疫力。 在普通人群中, 大致上你受感染时接触的病毒量 远低于一位医护人员 所接触到的病毒量, 许多医护人员会遇到 更严重的感染。 所以普通人若被感染, 也不会特别严重,但愿如此。 剩下的就是老人和患有并发症的人, 他们是我们必须确保 得到医院治疗的人。 [ 哪些人特别需要重视这个病毒?] 最应该重视此事的人, 首先是那些处于发展中国家, 缺少优质医疗资源, 甚至可能无法前往医院的人。 当流行病毒波及他们的国家时, 他们需要特别注意。 那些人,特别是其中的老年人, 将面临高风险。 所有人口中的老年人都面临风险, 尤其是那些无法得到氧气供应的人。 在工业化国家, 那些有并发症、 糖尿病和其他疾病的老年人 都面临风险。 现在看来, 普通人群则风险不大。 [ 有哪些既存病症会使人们 面临更高的感染风险?] 首先, 已患有肺病并发症的人 要引起重视。 总体来说, 老年人患病风险是最高的, 特别是 70 岁以上的老人, 因为他们的免疫系统 不如年轻时那样强健, 所以他们更容易受到感染。 而且,在中国的一些病例 存在新冠和流感的共同感染, 与此同时, 还有肺炎上的 细菌重复感染。 [ 我们能从哪里获得最新信息?] 亚特兰大的 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 会在它的网站上定期更新 追踪到的疫情信息。 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 正在协调全球同时开展的 许多行动, 也会在自己的网站上 每日更新。 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 去获取那些信息, 以便了解 并确知如何各尽所能 阻挡疫情的大范围传播。 [ 在 2003 年,全球抗击 SARS 病毒的行动由你领导, 相对而言,如何评价 这次的疫情爆发?] 所有的新型感染的问题都一样。 人类之前从未 暴露于这种病毒之中。 人类没有任何抗体的保护, 现在还无法确定 人体本身的免疫系统 是否可以抵抗这个病毒。 这种病毒一开始 传播于蝙蝠或其他动物之间, 突然,它出现在了人类中。 人类对它没有任何处理经验。 但渐渐的,我们开始整理出头绪, 就像当时面对 SARS 病毒一样。 大家也知道,这个病毒的死亡人数 超过了 SARS 病毒。 但是若用死亡人数 除以所有感染的人数—— 新冠感染人数也比 感染 SARS 病毒的人多—— 对比死亡率, 即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的比例, 就 SARS 而言, 是 10% 左右。 对于新冠病毒(COVID-19)来说, 现在的死亡率低于 2%。 所以它是一种毒性偏低的病毒, 但仍是一种可致命的病毒, 我们非常不希望它进入人群中。 [ 我们在国家边境做出的措施 还算及时妥当吗?] 我们现在很清楚的认识到, 机场和其他的陆地边境 并不能阻止病毒的入侵。 处于潜伏期的病患 仍可以出入边境, 出入国境, 并在病发后传染他人。 因此,若仅通过检测体温 防止病毒进入一个国家,

边境限制并不算是一种防疫机制。
边境非常重要, 因为可以为那些 来自病毒高风险地区的人们 提供书面或是口头的讯息, 让他们了解感染病毒后 会产生哪些症状, 若他们感觉自己可能被感染后, 可以采取什么措施。 [ 现在疫苗研发的时间线是怎么样的?] 目前相关疫苗正在研发当中, 很多研究正在进行。 目标首先是研发出一种疫苗, 再是观察研究疫苗在动物 身上的安全性和效力, 让动物接种疫苗后 再接触病毒, 然后必须进行人体研究。 现在,动物试验还未开始, 但马上就会有几株疫苗 开始进行试验。 我们期望在今年年底 或明年年初 完成针对一些备选疫苗的研究 并取得监管部门派发的使用许可证。 现在可预计的是 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 才能研发出可被多人群接种的疫苗。 [ 哪些有关疫情的疑问仍有待回答?] 现在我们清楚病毒的传播途径, 但我们还不知道病毒在人群中、 在社区中或是在未封闭环境中 有多容易传播。 我们知道的是, 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 比如说游轮上,病毒传播得非常快。 我们需要更好的理解 病毒在更开放空间中是如何传播的, 特别是当人们接触到 可能感染的患者时。 [ 全球对于病毒的应对有 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 当今世界上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在于,当我们关注 在发展中国家的病毒爆发时, 我们会想到要去当地消灭病毒。 当埃博拉病毒爆发时, 我们想的是, “我们如何在那里阻止病毒的传播?” 而不是 “我们如何帮助那个国家 提高整体医疗水平, 以有效检测和应对感染?” 所以在帮助其他国家 提高公共医疗水平方面, 我们并没有进行足够的投资。 我们所做的是 投资全球的许多应对机制, 从而为其他国家提供帮助, 阻止病毒的传播。 但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 所有国家 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来阻止病毒的爆发。 [ 在未来我们是否会经历 更多的疫情爆发?] 今天,地球上有超过 70 亿人口。 人口增长带来的是 对食物 和生活用品日益增长的需求, 而且在生活中, 人们彼此的距离会越来越近。 现在的世界,是城市化的世界, 大多数人住在城市地域。 与此同时,我们也饲养 越来越多的牲畜, 这些牲畜是人类的食物来源。 我们发现, 动物和人类的交界 也在变得越来越近。 畜禽集约农业 以及极速上升的人口 在同一个星球上共存, 这种大熔炉式的生活方式 让疫情爆发成为了可能。 这样的疫情爆发还会越来越多。 当今的疫情为未来将会发生什么 敲响了警钟。 我们必须确保 世界范围内的 技术合作 在病毒爆发时能够帮助我们 了解疫情的发展, 并迅速提供必要的信息 进行有效防控。 [ 最糟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吗?] 我无法准确回答这个问题。 我能说的是,我们必须 为最坏情况做好准备。 与此同时, 若我们被卷入这场疫情中, 要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 [ 了解更多,请访问: 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官方网站, 国际卫生组织官方网站 ]

如果感染了新冠病毒,症状是怎么样的?谁属于高风险人群?应该如何保护自己?公共卫生专家大卫 · 赫曼(David Heymann)曾在 2003 年 SARS 病毒爆发时,领导了全球抗击病毒的行动。现在,他与大家分享了有关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最新发现以及未来的形势。

David Heymann
Epidemiologist, professor

David Heymann is a professor of infectious disease epidemiology at the 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and Tropical Medicine. He led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s global response to the SARS epidemic in 2003.

Why you should listen
Dr. David Heymann is head of the Centre on Global Health Security at Chatham House, London. From 2012 to March 2017 he was chairman of Public Health England. For the 22 years prior, Heymann worked at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in Geneva on secondment from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During that time he rose from chief of research of the Global Programme on AIDS to founding director of the Programme on Emerging and other Communicable Diseases. He was then named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 Communicable Diseases Cluster, a position from which he headed the global response to SARS, and finally was named assistant director for Health Security and the Director General’s representative for polio eradication.

Before joining WHO, Heymann was based for 13 years in sub-Saharan Africa on assignment from CDC where he worked Cameroon, Cote d’Ivoire, DRC and Malawi. During this period he participated in the response to the first, second and third outbreaks of Ebola hemorrhagic fever in DRC, investigated human monkeypox outbreaks throughout central and western Africa and supported ministries of health in field research aimed at better control of malaria, measles, tuberculosis and other infectious diseases. Prior to joining CDC, he worked in India for two years as a medical epidemiologist in the WHO smallpox eradication programme.

Heymann is an elected fellow of the Institute of Medicine of the National Academies (US) and the Academy of Medical Sciences (UK) and has received seven different public health awards, including the Heinz Award on the Human Condition. He has published more than 200 peer-reviewed articles, commentaries and book chapters, and is the editor of the Control of Communicable Diseases Manual, a major global reference for public health and health protection.

【截止2020年2月27日,全球新冠肺炎确诊82000多例, 其中死亡病例为2810个。TED邀请了大卫 · 赫曼医生分享对于本次病毒爆发的最新发现】

【如果感染了新冠病毒,症状是什么?】

大多数人的症状显得轻微,就像普通的感冒。但有一些感染者,会表现出非常严重的症状,这些人中包括医护人员。对他们来说,这种感染非常严重,因为他们接触的病毒量比起普通人要高得多,与此同时,他们没有足够的免疫力。在普通人群中,大致上你受感染时接触的病毒量远低于一位医护人员所接触到的病毒量,许多医护人员会遇到 更严重的感染。所以普通人若被感染,也不会特别严重,但愿如此。 剩下的就是老人和患有并发症的人,他们是我们必须确保得到医院治疗的人。

【哪些人特别需要重视这个病毒?】

最应该重视此事的人,首先是那些处于发展中国家,缺少优质医疗资源,甚至可能无法前往医院的人。当流行病毒波及他们的国家时,他们需要特别注意。那些人,特别是其中的老年人,将面临高风险。 所有人口中的老年人都面临风险,尤其是那些无法得到氧气供应的人。在工业化国家,那些有并发症、糖尿病和其他疾病的老年人都面临风险。 现在看来,普通人群则风险不大。

【有哪些既存病症会使人们面临更高的感染风险?】

首先,已患有肺病并发症的人要引起重视。总体来说,老年人患病风险是最高的,特别是 70 岁以上的老人,因为他们的免疫系统不如年轻时那样强健, 所以他们更容易受到感染。 而且,在中国的一些病例存在新冠和流感的共同感染,与此同时,还有肺炎上的细菌重复感染。

【我们能从哪里获得最新信息?】

亚特兰大的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会在它的网站上定期更新追踪到的疫情信息。位于日内瓦的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协调全球同时开展的许多行动,也会在自己的网站上每日更新。我们每个人都有责任去获取那些信息,以便了解 并确知如何各尽所能阻挡疫情的大范围传播。

【在2003年,全球抗击 SARS 病毒的行动由你领导,相对而言,如何评价 这次的疫情爆发?】

所有的新型感染的问题都一样。人类之前从未暴露于这种病毒之中。人类没有任何抗体的保护,现在还无法确定人体本身的免疫系统是否可以抵抗这个病毒。这种病毒一开始传播于蝙蝠或其他动物之间,突然,它出现在了人类中。人类对它没有任何处理经验。但渐渐的,我们开始整理出头绪,就像当时面对 SARS 病毒一样。大家也知道,这个病毒的死亡人数超过了 SARS 病毒。但是若用死亡人数除以所有感染的人数—— 新冠感染人数也比感染 SARS 病毒的人多—— 对比死亡率,即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的比例,就 SARS 而言,是 10% 左右。对于新冠病毒(COVID-19)来说,现在的死亡率低于 2%。所以它是一种毒性偏低的病毒,但仍是一种可致命的病毒,我们非常不希望它进入人群中。

【我们在国家边境做出的措施还算及时妥当吗?】

我们现在很清楚的认识到,机场和其他的陆地边境并不能阻止病毒的入侵。 处于潜伏期的病患仍可以出入边境,出入国境,并在病发后传染他人。因此,若仅通过检测体温防止病毒进入一个国家,边境限制并不算是一种防疫机制。边境非常重要,因为可以为那些来自病毒高风险地区的人们提供书面或是口头的讯息,让他们了解感染病毒后会产生哪些症状,若他们感觉自己可能被感染后,可以采取什么措施。

【现在疫苗研发的时间线是怎么样的?】

目前相关疫苗正在研发当中,很多研究正在进行。目标首先是研发出一种疫苗,再是观察研究疫苗在动物身上的安全性和效力,让动物接种疫苗后 再接触病毒,然后必须进行人体研究。现在,动物试验还未开始,但马上就会有几株疫苗开始进行试验。我们期望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完成针对一些备选疫苗的研究并取得监管部门派发的使用许可证。现在可预计的是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研发出可被多人群接种的疫苗。

【哪些有关疫情的疑问仍有待回答?】

现在我们清楚病毒的传播途径,但我们还不知道病毒在人群中、在社区中或是在未封闭环境中有多容易传播。我们知道的是,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比如说游轮上,病毒传播得非常快。我们需要更好的理解病毒在更开放空间中是如何传播的,特别是当人们接触到 可能感染的患者时。

【全球对于病毒的应对有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

当今世界上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在于,当我们关注在发展中国家的病毒爆发时,我们会想到要去当地消灭病毒。当埃博拉病毒爆发时,我们想的是,“我们如何在那里阻止病毒的传播?”而不是“我们如何帮助那个国家提高整体医疗水平,以有效检测和应对感染?”所以在帮助其他国家提高公共医疗水平方面,我们并没有进行足够的投资。 我们所做的是投资全球的许多应对机制,从而为其他国家提供帮助,阻止病毒的传播。但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 所有国家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阻止病毒的爆发。

【在未来我们是否会经历更多的疫情爆发?】

今天,地球上有超过 70 亿人口。人口增长带来的是对食物和生活用品日益增长的需求, 而且在生活中,人们彼此的距离会越来越近。现在的世界,是城市化的世界,大多数人住在城市地域。与此同时,我们也饲养越来越多的牲畜,这些牲畜是人类的食物来源。我们发现,动物和人类的交界也在变得越来越近。 畜禽集约农业以及极速上升的人口在同一个星球上共存,这种大熔炉式的生活方式让疫情爆发成为了可能。这样的疫情爆发还会越来越多。当今的疫情为未来将会发生什么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确保世界范围内的技术合作 在病毒爆发时能够帮助我们了解疫情的发展,并迅速提供必要的信息进行有效防控。

【最糟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吗?】

我无法准确回答这个问题。我能说的是,我们必须为最坏情况做好准备。与此同时,若我们被卷入这场疫情中,要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和他人。

【未经许可, 请勿擅自使用视频】TTV 译直播:语言服务专属 » 【字幕】面对新型冠状病毒:已知与未知-David Heymann
已有 1 条评论 新浪微博
  1. 头像 月光芊荨

    To be confident enough,then we will find the better ourselves. Trust that the wonder will be there waiting for you, but you should try hard to serve it before.

    2019年7月8日 22:18来自移动端1 回复
  2. 头像 忘川舟上

    这个紧跟热点呀,还不错

    3月17日 08:25来自移动端 回复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