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服务
专属直播平台

英版“特朗普”? 英国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

关注译直播 精彩不错过
回复关键字 精彩即呈现
打造语言服务行业专属平台
只要关于语言服务那些事
免费提供直播平台与技术

13395997958
15960755939

(同微信)

英国前外交大臣、伦敦前市长鲍里斯·约翰逊于昨日当选执政党保守党党首,24日接任首相。约翰逊是英国“脱欧派”领军人物之一,主张英国今年10月31日以前“按期”脱离欧洲联盟,哪怕是“无协议脱欧”。

Thank you very much, good morning…

I want to begin by thanking my opponent, Jeremy. An absolutely formidable campaigner, and a great leader and a great politician. Jeremy, in the course of 20 hustings or husting style events, it was more than 3000 miles by the way, it was more like 7000 miles we did criss-crossing the country, you’ve been friendly, you’ve been good natured, you have been a fount of excellent ideas, all of which I propose to steal forthwith.

Above all I want to thank our outgoing leader, Theresa May, for her extraordinary service to this party and this country. It was a privilege to serve in her cabinet and to see the passion and determination that she brought to the many causes that are her legacy, from equal pay for men and women to tackling the problems of mental health and racial discrimination in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Thank you, Theresa. Thank you.

And I want to thank all of you, all of you here today, and obviously everybody in the Conservative Party. For your hard work, for your campaigning, for your public spirit and obviously for the extraordinary honour and privilege which you have just conferred on me.

And I know that there will be people around the place who will question the wisdom of your decision, and they may even be some people here who still wonder quite what they have done. And I would just point out to you that nobody, no one person, no one party has a monopoly of wisdom, but if you look at the history of the last 200 years of this party’s existence, you will see it is we Conservatives that have had the best insights, I think, into human nature, and the best insights in how to manage the jostling sets of instincts in the human heart.

And time and again, it is to us that the people of this country have turned to get that balance right, between the instincts to own your own house, to earn and spend your own money, to look after your own family. Good instincts, proper instincts, noble instincts. And the equally noble instinct to share and to give everyone a fair chance in life. To look after the poorest and the neediest, and to build a great society.

And on the whole, in the last 200 years, it is we Conservatives who have understood best how to encourage those instincts to work together in harmony, to promote the good of the whole country.

“NOBLE INSTINCTS”

And today, at this pivotal moment in our history, we again have to reconcile two sets of instincts, two noble sets of instincts, between the deep desire for friendship and free trade and mutual support in security and defence between Britain and our European partners, and the simultaneous desire, equally deep and heartfelt, for democratic self-government in this country.

And of course, there are some people who say they are irreconcilable and that is just can’t be done. And indeed, I read in my Financial Times this morning, devoted reader that I am, seriously, it is a great British brand. I read in my Financial Times this morning that no incoming leader has ever faced such a daunting set of circumstances, it said.

Well, I look at you this morning and I asked myself, do you look daunted? Do you feel daunted? I don’t think you look remotely daunted to me. And I think we know we can do it, and that the people of this country are trusting in us to do it, and we know that we will do it.

And we know the mantra of the campaign that has just gone by, unless you have forgotten it. You probably have… it is deliver Brexit, unite the country and defeat Jeremy Corbyn. And that is what we are going to do.

I know some WAG has already pointed out that deliver, unite and defeat was not the perfect acronym for an election campaign since unfortunately it spells DUD, but they forgot the final E my friends, E for energise.

I say to all the doubters, dude, we are going to energise the country. We are going to get Brexit done on October 31st, we are going to take advantage of all the opportunities it is going to bring in in a new spirit of can-do, and we are once again going to believe in ourselves and what we can achieve.

And like some slumbering giant, we are going to rise and ping off the guy ropes of self-doubt and negativity. With better education, better infrastructure, more police, fantastic full-fibre broadband sprouting in every household, we are going to unite this amazing country and we are going to take it forward.

I thank you all very much for the incredible honour you have just done me. I will work flat-out from now on with my team, which I will build I hope in the next few days, to repay your confidence. But in the meantime, the campaign is over, and the work begins.

Thank you all very much!

转自:精艺达翻译公众号


他胜选后,特朗普第一时间发推祝贺:“鲍里斯会干得非常好的!”
当天晚上,特朗普在一场接待保守派高中学生的活动上又把约翰逊和自己做对比,称他是“英国特朗普”。

(英国街头壁画)

然而,从鲍里斯以往的言论中来看,他似乎对特朗普的示好并不买账,“有一次在纽约街头,我被一个女孩认成是特朗普,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无论如何,这两人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事风格确实很像。
作为在英国“最为动荡时期”上台的首相,在同僚眼里“劣迹斑斑”的鲍里斯信誓旦旦地表态,要带领英国人民过上好日子。
这位自信到让人有点不敢相信的政客能做到多少?

1. 捏造假新闻的“轻狂记者”?
7月24日,鲍里斯将与现任首相特蕾莎·梅在白金汉宫完成交接,之后入主唐宁街10号,成为新一任英国首相。
注:根据英国现行法律,现任执政党党魁将自动当选为英国首相。
此次大选,让现年55岁的鲍里斯成为英国史上首位由单一政党党员(而非由国会议员或全体选民)选出的首相。
与前任卡梅伦一样,鲍里斯也出身于书香门第。
1964年,鲍里斯出生在美国纽约,父母都是英国人。其父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经济系,母亲是一名艺术家。
1977年,鲍里斯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伊顿公学,还拿到了国王奖学金。在这里,他不仅出色地掌握了拉丁语和古希腊语,还结识了很多来自中上层阶级富裕家庭的朋友,比如戴安娜王妃的弟弟、第九代斯宾塞伯爵查尔斯。
1983年,鲍里斯考入牛津大学最古老的贝利奥尔学院,专业为古典学,仍然拿到了奖学金。期间锋芒毕露,担任学生辩论社牛津联盟主席,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要知道,这个联盟的师兄师姐们与英国政坛关系密切,有本事坐上主席位置,相当于一只脚跨进了威斯敏斯特议会!
学生时期逐步积累起来的人脉在日后发挥了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
毕业后,鲍里斯进入《泰晤士报》,成为一名实习记者。或许是曾经的一帆风顺使得这个才华横溢的初生牛犊犯了一个略显轻狂的错误:
在撰写一篇关于爱德华二世时期宫殿考古发现的文章中,他把自己的话冠以历史学家科林·卢卡斯的名号,冒充权威。
失实报道这个丑闻让鲍里斯丢了工作。
不过,凭借丰富人脉,他在《每日电讯报》谋得一份差事。很快,掌握多种语言、善于引经据典的鲍里斯吸引了一大批保守的中产阶级读者,因此被提拔为政治专栏第一记者。
1989年,鲍里斯领命负责报道欧盟委员会内容。似乎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在抵达布鲁塞尔之后,他的“浮夸风”又蠢蠢欲动,比如编织一些不实报道,比如打开了长期抹黑欧盟的阀门,各种亦真亦假的“黑料”从他笔下喷涌而出,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鲍里斯将欧盟政策描述为“疯狂的官僚主义”“蜗牛将被定义为鱼类”,欧盟将在全欧范围内推行同样尺寸的“欧式棺材”,为了让香蕉大小形状长得一样而创立“香蕉警察”等等。
因此,他收获了一大票差评:不稳重、不诚实、爱编造故事以及故意黑化欧盟。
人品问题暂且不提,有一点是很明确的——
至少在30年前,鲍里斯就已经成了欧盟的铁杆黑粉,其强硬的“脱欧方针”有迹可循。

2. 朝令夕改的“桀骜政客”?
1999年,鲍里斯成为《旁观者》主编后,不再满足于媒体的一方天地,开始把触角伸向政坛。
2001年大选,作为英国牛津郡代表,他如愿当选保守党议员,同时保留媒体人身份——继续担任《旁观者》的主编,为《每日电讯报》和《智族》写专栏,甚至参加电视剧的制作。
在下议院,他被分配到修改犯罪条例的项目组,在两届任期中只出席了一半重要会议。自然,桀骜的鲍里斯再次收获来自同僚的差评。
2003年时,鲍里斯投票赞同英国加入美国在伊拉克进行的反恐战争。耐人寻味的是,战事失利后,他迅速改变阵营,言之凿凿地谴责时任首相布莱尔把英国拖入了“罪行累累”的一场战争。这种朝令夕改的态度也成了日后对手抨击他的重要武器。
2004年,迈克尔·霍华德当选为保守党党魁,与之关系紧密的鲍里斯被任命为“影子内阁”艺术副大臣。
注:“影子内阁”指实行多党制的国家中不执政的政党为准备上台执政而设的预备内阁班子,也叫“预备内阁”。在英国,影子内阁往往由下议院中最大的反对党领袖牵头,物色下院中有影响的同党议员,按内阁形式组建而成。
2005年,大卫·卡梅伦当选保守党党魁,鲍里斯被任命为高等教育副大臣。在任期间,他赞成当时工党政府有关增加额外投资保费费用的议案,因此,在英国大学生中拥有较高的支持率,成为最受大学生喜爱的议员之一。
2008年,鲍里斯成功当选伦敦市长,当月发布首个政策倡议:禁止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饮酒。
2012年,鲍里斯成功击败对手利文斯,连任伦敦市长。
在就任伦敦市长期间,鲍里斯政绩可圈可点:
曾在北京奥运期间访问北京,就修建高铁和中英贸易等事宜向北京政府人员沟通请教;
改进了伦敦巴士制度,让红色双层巴士成为伦敦城标志性的风景线;
亲自披挂上阵为伦敦奥运代表队做宣传,虽然由于滑索设备问题一不小心卡在了半空中……
这位带着傲气、不拘小节的官员赢得了伦敦市民的支持和喜爱。任期结束时,“YouGov”民调网站显示,52%的伦敦人认为鲍里斯的市长做得“很好”,只有29%认为他“糟糕”。

3. 从旁观者升级为掌舵人
2015年,他再次当选英国下议院议员。在1年后的脱欧公投中,鲍里斯旗帜鲜明地站到了他昔日同窗好友、卡梅伦的对立面,支持英国脱欧。
卡梅伦宣布辞职后,很多人认为鲍里斯会“接棒”。然而,在正式竞选开始之前,鲍里斯就退出了。时任环境事务国务秘书的迈克尔·戈夫称,“鲍里斯不能提供保守党目前所需要的团结力量”。
2016年,特蕾莎·梅成为英国首相,鲍里斯被任命为外交及联邦事务大臣。
两年后,梅姨表示:内阁成员已在脱欧问题上达成一致立场,并将向欧盟提出在脱欧后设立“英国-欧盟货物自由贸易区”的建议,鲍里斯为此表达不满,辞职。
鲍里斯主张和布鲁塞尔划清界限,拥护“加拿大”模式,是硬脱欧派的代表人物。
梅姨宣布将辞去首相一职后,5月16日,鲍里斯公开向媒体承认,他将参与保守党党魁一职的角逐。
6月12日,鲍里斯正式组建自己的竞选团队,他在演讲中提到:“消磨了三年时光,错过了两次最后期限,这一次我们必须在10月31日之前离开欧盟。我们必须拿出比现在这个被否决三次的方案更好的方案”。
鲍里斯还建议取消脱欧协议中涉及在北爱尔兰设立边界围墙的事情,并威胁称如果欧盟拒绝修改英国退出欧盟的协议,英国将拒绝向欧盟支付此前已经达成一致的脱欧费用——390亿英镑分手费。
如此强硬的画风与他的两位前任完全不搭,可是,在漫长的“拖欧”闹剧中,感到厌烦的民众迫切需要一位能“快刀斩乱麻”的领导人带领他们走出目前的迷局。
6月13日民调显示,鲍里斯的支持率一路上涨,在之前议会进行的5轮投票中,其票数大幅领先其他两位竞争者。

4. 这届英国人最关注两件大事
当地时间23日下午,获胜的鲍里斯发表演说:
“国家与人民信任我们可以领导英国脱欧,我也认为我们能办好(脱欧)这件事情。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会领导英国脱欧,团结国内力量,打败杰里米·科尔宾(工党领袖)”。
在演讲过程中,他再次表现出自信到让人有点不敢相信的个人风格:
“伙计们,我们将会重新让英国焕发活力,脱欧这件事会在10月31日之前结束”。
从7月24日起,英国将正式开启“鲍里斯”时代。那么,鲍里斯将给英国带来什么变化呢?
我们先来看脱欧问题。
鲍里斯一直是非常强硬的脱欧派,主张“无协议脱欧”。对照就职演说来看,鲍里斯治下的英国似乎不会再像前任政府一样优柔寡断、寻求多方平衡,很可能选择“无协议脱欧”,这一点已经成为大部分人的共识。
但实际上,绕过议会强行“无协议脱欧”这条路,已经被英国议会堵死了。
北爱尔兰边界问题一直是“脱欧”的难点。7月中旬,下议院以315:274比例通过了一份修正案,规定:即使是在休会期间,议会也要在10月31日之前的几周内保持开放,讨论北爱尔兰事务。这就意味着,新首相无法关闭议会“硬脱欧”。
在英国,议会与首相意见相左时,首相往往会选择休会来迫使议会以达到目的。不过,这要得到女王的首肯才能执行,休会时间通常为1个月。
在脱欧进展缓慢的背景下,在这么关键的时间节点上,如果鲍里斯想以退为进、为了休会把王室牵扯进来的话,很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党内支持率。目前,鲍里斯的执政盘已经非常脆弱,即使只有几个成员倒戈,也可能对新政府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当然,修正案并不能表明下议院会完全否决“硬脱欧”,但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议会将会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来阻止新首相“任性”强推“无协议脱欧”。
况且,欧盟领导人已经在公开场合多次表示,他们不会重新开启谈判,与梅姨谈判两年达成的600页脱欧方案是他们唯一接受的方案。换句话,即使鲍里斯的团队能在10月31日之前拿出一份不含北爱尔兰事宜的脱欧方案,欧盟方面也不会接受。
《纽约时报》说得很直白,“鲍里斯·约翰逊先生认为更好的准备和更坚决的态度就能换回欧盟对英国更友好的政策,这个希望比较渺茫。”
还有英国人最关心的国际问题。
在大选结果公布之前,BBC曾列举未来英国首相要面临的五大问题。出乎吃瓜者意料的是,排名首位的居然不是脱欧事宜,而是如何修复英美关系。可见在英国民众的心目中,与美国的外交任务是英国外交的重中之重。
这对昔日的铁杆盟友现在却处于“冷战”的状态中。
英国前驻美大使达罗克(SirKimDarroch)曾在发回国的电报中抱怨现任美国政府是一个“无能且有缺陷的政府”。该言论被媒体披露后,引发白宫强烈反弹:特朗普连发数条推特,怒斥梅姨及英国外交部门,并下了逐客令,将这位大使列为“不受欢迎的人”。
“二战”后,在国际事务上,英国一直紧随美国的脚步。近两年来,关于美国对伊朗、对华政策,英国均表达了不同的看法,似有要和美国翻脸的架势。因此,指派一位合适的英国驻美大使,将是鲍里斯面临的第一外交难题。
有趣的是,大概源于做派相似生出了惺惺相惜之情,特朗普本人对鲍里斯印象不错。梅姨当政时期,特朗普就曾夸奖鲍里斯“有做下一任首相的潜力”,称“鲍里斯是我的朋友”。他胜选后,特朗普发推特祝贺:“鲍里斯会干得非常好的!”
然而,从鲍里斯以往的言论中来看,他似乎对特朗普的示好并不买账,“有一次在纽约街头,我被一个女孩认成是特朗普,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话说回来,这些也就能当成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说到底,这些职业政客的嘴并不那么可靠,国家利益取向才是决定两国关系走向的根本因素。

5. 说大话容易,做起来难
眼下,英国政府的首要任务是妥善处理脱欧事宜,而普通民众最期待的是新首相的国内政策。
3年前,在脱欧困境中临危上任的梅姨,曾经被称为英国“第二位撒切尔夫人”,被寄予厚望。在竞选成功后,她也曾满怀壮志地对国民做出过诸多承诺,比如解决英国社会的“不公平现象”(如收入不平等、缺少经济适用房、社会福利水平低等危机等)。
但是“脱欧”问题几乎占据了她整个首相生涯,导致她在任期内几乎没留下一点事关国计民生的政绩。
在就职演说中,吸取教训的鲍里斯提出一系列政策,包括:
移民
希望推行澳大利亚式的移民积分系统,将移民的工作稳定程度、英语能力等纳入移民指标考核;
取消之前推行的把每年净移民人数控制在10万以下的目标;
税收
鲍里斯大力推行减税计划,他承诺把个人所得税40%税率起征点门槛从5万英镑提高到8万英镑;
提高工人所得税起征点;
重新考虑“不健康食品税”,例如软饮料的含糖税;
教育与医疗
希望提高中小学生的培养预算,对中学生的投入将会达到5000英镑/人;
降低学生贷款利率;
公共问题和国民医疗
将废止NHS(NationalHealthService,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付费,让国民医疗系统对所有人免费开放;
提高公共部门工作人员的收入;
在2022年前增加2万名警察;
……
这些政策看起来都是惠及民众的好主意,问题在于,要实施这些计划,需要一笔巨款,钱从哪来?
对此,财政大臣哈蒙德曾发出警告:
“无协议脱欧”会给英国财政带来300亿英镑的损失,让政府根本没有能力来兑现新首相上台后的承诺。
除了财政上的入不敷出,鲍里斯的执政基本盘也因为脱欧事宜上的诸多分歧而摇摇欲坠。
保守党内部早已分化出“硬脱欧”和“软脱欧”两派。鲍里斯进入最终党魁决赛后,多位内阁重要大臣先后发表声明称,如果鲍里斯当选,会立即辞职来表示自己并不支持他的政策。
我们看下这份长长的辞职名单,就会发现这事不是闹着玩的。
现任财政大臣飞利浦·哈蒙德(PhilipHammond)
直接在BBC节目上宣布,因为不愿意“无协议脱欧”,约翰逊当选首相后,他会和梅姨一道辞职。
外交及联邦事务部大臣阿兰·邓肯(AlanDuncan)
在投票结果出炉的前一天就已经辞职,称鲍里斯的当选会是“政府的灾难”。
教育部部长安妮·米尔顿(AnneMilton)
在鲍里斯当选后辞职,称“如果我们的政府准备无协议脱欧,我表示深切的担忧”。
穆斯林保守论坛主席穆罕默德·阿敏(MohammedAmin)
他表示,如果鲍里斯当选自己将会辞职,原因是鲍里斯曾经将穆斯林女性的黑色长袍比作“抢银行劫匪的头套”。他认为,“这位政治人物不具备最基本的同理心和道德,不适合担任首相一职”。
司法大臣大卫·高格(DavidGauke)
在鲍里斯当选后宣布辞职,原因也是“无协议脱欧将是英国最大的耻辱”。
除了党内队友纷纷罢工之外,盟友的态度也让保守党的执政根基不稳。上文提到,北爱尔兰边界问题是脱欧的重点难题。目前,保守党议员数量在下议院中并不占绝对优势,全凭争取到了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DemocraticUnionistParty)的支持,才在上次大选中避免了“悬浮内阁”的尴尬场景。
麻烦的是,如果鲍里斯强行推进“硬脱欧”,很可能会导致保守党失去北爱尔兰盟友,不再占据多数优势,进而提前触发英国大选。
面对支离破碎的党内支持、岌岌可危的盟友关系和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鲍里斯面临的困境尤胜梅姨。
作为在英国“最为动荡时期”上台的首相,他面临的困境,同样是英国“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脱欧、民生、外交等多项“大考”轮番摆在这位新首相面前,他将交出一份怎样的答卷呢?

转自瞭望智库(zhczyj)文 | 李雪贺钰涵(实习生)

转载请注明出处:TTV 译直播:语言服务专属 » 英版“特朗普”? 英国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
已有 3 条评论 新浪微博
  1. 头像 踏遍青山人未老

    用汉语辩论比较公平。

    5月30日 12:11来自移动端16 回复
  2. 头像 汇全球 | 阿宝13328308738

    翠西几次打断他人发言,太没礼貌,建议下次用中文较量一番 开头先给她来一首诗如何

    5月30日 14:23来自移动端14 回复
  3. 头像 云朵

    我发现这里有全网最完整的英语原文听录🌺🌺,你看到了吗?

    5月31日 16:07来自iPhone5 回复
    • 头像 瑶叶

      看到啦,在播放框下面有提示

      5月31日 17:08来自iPhone 回复
  4. 头像 .

    硬派就是霸气

    7月27日 16:10来自移动端 回复
  5. 头像 随遇而安欢乐时光

    说是英国的特朗普,但是比特朗普谦逊,至少对前任梅姨表示感谢!

    7月25日 23:20来自移动端 回复
  6. 头像 随遇而安欢乐时光

    这是位顽强的脱欧派,世界有戏要看了。

    7月25日 07:16来自移动端 回复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