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力于
语言服务行业

我们不背弃痛苦前进,而是带着痛苦前进 – Nora McInerny

关注译直播 精彩不错过
打造中国语言服务行业专属平台
只要关于语言服务那些事
免费提供直播平台与技术

13395997958
15960755939

(同微信)

身为一个作者和播客经营者,诺拉把她对生命和死亡所悟得的智慧和教训变成一个个令人心酸但幽默的故事。

00:00
2014年对我来说, 是意义重大的一年。 你以前有没有经历一个 对你来说意义重大, 而且特别高产的一年? 对我来说,在这样的一年里, 我是这样过的: 10月3日的时候,我经历了 二胎流产 然后10月8日的时候, 我的父亲死于癌症, 再到11月25日,我的丈夫艾伦 也过世了。 在他患上第四期的神经胶质 母细胞瘤的三年后。 说白了就是脑癌。

00:24
所以我是个有趣的人。

00:28
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很喜欢约我出去, 我的社交生活非常充实。 通常当我谈起我人生的这一阶段时, 我得到的反应基本上都是这样的:

00:41
“我……我无法想象你的感受。” 但我觉得在座的你们可以。 我真的认为你们可以想象到。 而且我认为你们必须学会这样做, 因为有一天,这种事情 也会发生在你们身上。 或许你们遇到的事情 不会和我完全一样, 可能发生在不同的顺序或时机, 不过就像我说的,我是个有趣的人 而我了解到的研究结果 肯定会吓你一跳: 你所爱的人最后 都有100%的几率会死去。

01:08
这也是为什么你今天会来到这里。

01:16
自从我经历了这些丧亲之痛后, 我就把和大家谈论生死 变成了我的职业, 不仅仅是说出我的故事, 因为这很容易引起共鸣—— 还有其他人经历的丧亲和悲剧。 我不得不说,我现在从事的这个职业 是个非常好的商机。

01:33
虽然商机很小,而我希望我 赚的钱 (比这)更多,不过嘛……

01:37
我写了几本鼓舞人心的书本, 主持了一个鼓舞人心的播客, 也开始了一些非盈利活动。 而我只是在竭尽我所能 让更多感到难受的人变得好受一点, 毕竟那些伤心和痛苦太令人难受了。 尤其是当其他人对我们倾诉悲痛时, 这种感觉更甚。 所以我工作中有一项是,我和 我的朋友摩尔一起创立了一个社团, 她和我一样是一个寡妇, 我们为那个社团取名为 ‘性感年轻寡妇俱乐部’。

02:06
是真的!我们甚至有自己的会员卡 和专属的T恤。 当你身边的人过世后,无论死去的 人是你的丈夫、妻子, 抑或是男朋友、女朋友, 不管你有没有结婚过, 你的家人朋友总是会下意识地 通过他们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帮你寻找(伴侣), 直到找到一个与你有相似经历的人, 然后他们就会把你推向对方 让你们可以互相分担痛苦,同时也 避免把难过散播到身边其他人身上。

02:33
这些也是我们俱乐部正在做的事情。 我们只是把人们聚集成一个个小组, 让不论是男人,女人,同性恋,异性恋, 已婚人士或者是有伴侣的人, 都可以谈谈他们身边已经过世的亲人, 也可以大方地说出一些, 现在他们周围的人们都 还没做好准备去聆听的事情。 他们聊天的话题可以很广泛。 就像:“我的丈夫两个星期前过世了, 但一直在我脑海挥之不去的问题是 以后的性生活怎么办,这正常吗?”

02:58
当然正常啊。

02:59
“但如果我性幻想对象是‘房产兄弟’的 其中一个人呢?那也正常吗?”

03:01
有一点偏离常规,但我可以接受。

03:06
又比如:“每当我出门一看到其他 老夫老妻在街上手牵手,” 很显然他们已经互相陪伴了几十年 当我看着他们,我竟然能想象到 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 共同经历过的所有事情, 无论是好的事情还是坏的事, 抑或是他们之间曾为了谁 应该去丢垃圾而引发的小争执… 一想到这些,我的内心 只有满满的愤怒。

03:26
而上面的例子正是我能够感同身受的。

03:30
我们在小组里面大部分的聊天内容 都只有我们自己人知道, 不过我们谈论的事情有很多 那就是世界上大部分的人 的悲痛都是邻近的, 但人们又不至于被极度悲伤 我们真的可以从听这些人 的谈论中受益良多。 况且,如果你不知道, 我只对一些非科学的课题 感兴趣/擅长, 所以我去到了‘性感年轻寡妇俱乐部’ 问里面的成员: “朋友们,你们记得自己身边最亲的人 什么时候过世吗?”他们记得。

03:56
我又问:“那你们记得清 他们对你说过的话吗?”

03:59
“当然。”

04:00
“那他们说的哪一句话 是你们最讨厌的呢?”

04:02
我的问题得到了很多的回答, 所有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不过许多人都有提到这个答案。 那就是:放下吧。

04:11
那么,从2014年直至现在, 我已经和一个叫马修的帅哥再婚了, 我们一起养育来自不同家庭的四个小孩 并一起住在美国明尼苏达州的郊区- 明尼阿波里斯市, 也救了一只流浪狗。

04:27
我现在还拥有一辆小卡车, 是我不需要用手就 可以把车门打开的那种小卡车。

04:33
就好像,以任何“尺度”来说, 生活是美好的。 但我不曾用那种发音说过 ”尺度“这个字,一次都不曾。

04:44
对于这个字的出处我甚至毫无头绪。

04:48
因为我从不曾听过有谁 用这个发音去说过这个单词。 但那单词就像是 本该如此发音的一样, 你们也知道,为什么英语这门语言 很”垃圾“,所以…

04:56
所以,我很佩服有人会喜欢说 这么不靠谱的语言– 干得好。

05:03
不过以任何衡量标准来说…

05:06
以任何衡量标准来说,生活真的 很美好,但我并未真正“放下”。 我还没有真正忘记以前的伤痛, 并且非常讨厌“放下”这个词汇。 当然,我能够理解为什么其他人 和我一样也不喜欢这个词汇。 因为用忘记伤痛这个说法 就好像是在说 艾伦的生命,他的死亡以及我们 之间的爱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好像我下一秒就可以潇洒地 把这段关系抛诸脑后, 又或许是我应该那么做。 所以每次谈起他,我总是那么 顺其自然地就使用了现在时语法, 而我也一直认为我这个举动 在外人眼中很奇怪。 但我惊奇地发现身边的人 大多都和我一样。 可这样并不代表我们拒绝接受亲人 的死亡,或者是忘了他们死亡的事实 仅仅是因为我们爱的,失去的那些人 对我们来说依然那么的活灵活现。 每当我说起: “哦,艾伦还在干嘛干嘛” 那只是因为艾伦对我来说 还是存在的。 并不是以他之前的方式存在—— (他活着时)那比现在好太多了, 他也不是像教会那些人告诉我的那样 我只是,无法忘记他, 就算他走了,在我的潜意识里 他还是存在在我的生命中的。

06:08
就像在这里, 对于我现在的工作而言, 他作为故事的主角存在着, 对于我们俩的孩子, 他作为一个父亲存在着, 对于我养育的其他三个孩子 来说他也是存在的, 就算三个小孩不是他亲生的, 也没有见过艾伦本人, 但是正是因为艾伦的存在, 他们才能够走进我的人生 毕竟是我失去了艾伦之后, 才有机会碰到他们。 在我和马修的婚姻里他也是存在的, 因为正是因为艾伦的生命, 他的爱和死亡教会我的事 把我塑造成一个马修想娶回家的女人 所以,我其实并不是忘记艾伦 死亡的伤痛后继续前进, 而是在接受了他离开的事实, 带着他和我们的回忆继续生活。

06:50
我们把艾伦的骨灰撒在了 他最喜欢的河里面,在明尼苏达州。 当我把整个袋子的骨灰 都倒进河里面之后, 因为尸体火葬之后,他们会 把骨灰装进一个袋子里面, 我的手指其实还沾附着 一些剩余的骨灰。 其实那时候我大可直接把手 放进河里冲洗干净,但我没有, 相反的,我用舌头把手指上 的骨灰舔干净, 因为失去他之后,我已经不能承受 再失去任何有关他的东西, 我是那么渴望地想要确认 他永远会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但现在想想,他早就是了。

07:22
当你看到你的爱人三年内 不断地尝试各种药物, 只为了让他的身体能够 再撑久一点,再活久一点, 然后尽可能用仅剩的时间 和你待在一起。 当你亲眼见证他渐渐从你最初认识 的那个健康的男人变得虚弱, 从活力满满到日渐枯萎, 但依旧和你在一起。 当你看着你根本不到两岁的儿子, 在他父亲临死前走到他的床前, 就像是他早已明白接下来的 几个小时内即将发生的事情 对他爸爸说:“我爱你, 就这样,再见。” 那些画面将是永远烙印在你 脑海里的记忆,伴你终身。 那一刻,就好像是你终于, 真正地爱上了一个 能够理解你并理解你的人。 到了这时你才发现,“天啊, 我一直以来都错了。” 爱情并不像一场比赛或者真人秀 那么轰轰烈烈——它是安静的, 爱情就像一条平静的,看不见的 绳子,紧紧地连接我们两人。 就算世界纷杂, 就算很多事情都崩溃瓦解, 就算在他死去以后, 那份爱,依然跟着你。 我和艾伦相处时有一个小习惯 由于我的手是冰的, 而他的手总是热的, 所以我习惯把我冰冷的手 硬塞进他的衣服里, 然后紧紧把我的手按在 他温热的身体上。

08:39
坦白说,他很反感我这种行为,

08:42
但是他爱我啊, 在艾伦死去之后,我和他 躺在同一张床上 并把我的手放在他身下 那一刻,我感受到他身体的余温 那时候,我根本分不清楚 我的手到底是不是冰冷的,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 我清楚地知道那将是我最后 一次能够做出那个动作。 而从那天起,这份记忆 便注定是悲伤的。 它一直都会。 就算到我有天活到了600岁,变成 一幅全息图的时候,还是会难过。

09:20
就像与他相识的那些回忆, 想起来时总会令我开心地笑。 而悲伤不是因为他离开后 生活中留下了空白才发生的, 它是掺杂在各种混合 的情绪里同时发生的。

09:38
现在,我遇见了现任丈夫,马修, 虽然他并不喜欢现任的这个称号

09:48
不过这就是事实啊!

09:53
在我遇见马修之后… 都可以听见周围那些爱我, 关心我的人宽慰地松了口气 像是在说:“哇,这一切终于过去了! 她成功走出阴影了! 也有了一个幸福的结局, 我们也可以放心了。 而且我们这个任务完成得挺好。” 他们内心的旁白对我 而言是极具感染力的, 而我也以为自己真的得到了 一个幸福完美的结局,但我没有 我得到的其实是一个新的篇章。 这还是一个特别好的篇章—— 我爱你,亲爱的(篇章) 这是个特别好的,新开始。 不过尤其是一开始时,我感觉像是 在面对两个不断交替的世界, 或像那种80年代的书里面 “选择你自己的人生”的那种情节 就像两段感情都是平行的故事线。 所以当我对马修敞开心扉时, 我的大脑会出现另外一个声音: “你会不会想起艾伦?” 就像过去现在未来同时混合 在一起 ,而我也的确还会想起他 突然间,这两条故事线 就同时在我眼前展开, 爱上马修的同时我豁然开朗, 原来我因为艾伦的死亡 而失去的那些东西 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同等来说, 这段感情也帮助我 意识到自己对艾伦的爱 以及他离世带给我的悲痛, 但我对马修的爱和 对艾伦的爱不是对立的。 而是同一条线上的分叉。 所以他们本质上是一样的。

11:18
我是那种……我父母都 怎么形容我呢? 我一点都不特别。

11:24
因为他们有四个小孩,老实说…

11:29
但是我不特别,一点都不。 这件事我自己知道,我也清楚 在世界各地,每一天 都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无时无刻。 就像我说,人是有趣的。 不过总会有糟心事在不断地发生, 每一天都有人在经历着对 他们痛苦而影响重大的失去。 于是作为我工作中的一部分, 在我主持的那个奇怪播客上, 我有时候会和人们谈谈 在他们身上发生过的, 最糟心的事情。 有时候他们告诉我,那是几天前, 几个星期前,几年前, 甚至是几十年前 失去一些所爱的人的经历。 但是我采访过的那些人, 他们并没有身陷在失去 爱人的阴影里走不出来, 也没有围绕着这些 负面情绪走不出去。 他们依然过自己该过的日子, 他们的世界不停转动, 不过他们居然会对我, 一个陌生人敞开心扉, 谈论他们失去的那些所爱之人, 因为这些都是经历啊, 就像那些快乐的经历一样, 在我们身上留下塑造我们的痕迹, 并且同样永久。 就算是在你拿到你最后的吊唁信 或是最后一道热菜之后 那些痕迹依旧将永久地跟着你。 就像我们不会趁着自己身边的人 在享受生活的快乐和奇迹的时候 告诉他们放下一切,不是吗? 我们不会在送了一张恭贺别人 喜获贵子的贺卡之后, 还会想着要在五年后 去帮他孩子庆祝生日。

12:57
对,我们知道他五岁了,所以呢?

13:04
不过悲痛和这些情绪都有一些相似, 像爱上了某个人,生了孩子,或者 在HBO电视台看了”THE WIRE“, 你在去做某些事或得到某些东西之前, 永远都不能够理解那种感受。 但只要你放手去做了, 只要那是你的爱人或孩子, 只要是你的悲痛, 或者去世的是你的亲人时, 你就会明白了。 你会明白你正在经历的 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也不是一个可以被扭转的事情。 而是你真的被厄运的大手触碰了一下 而这些厄运,是无药可救的。 虽然悲痛的情绪让我们以为自己难受得 快要死掉,但这种情绪并不致命。 如果每个人面临的悲痛 都是无法避免的, 那我们还能做什么去缓解?

13:50
除了尝试去提醒别人, 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无法再重来, 也不是每个伤口都需要愈合, 我们还能做什么? 大家都需要谨记, 也要帮助他人谨记, 其实悲痛是一个多重情绪。 你在经历悲痛的同一年里, 你肯定会难过,但最终还是会开心; 你会痛苦,然后拥有爱人的能力, 在同一年,同一周, 甚至同一个瞬间。 我们只需记得,一个悲伤过的人 最终还是会继续展开笑颜。 如果足够幸运,他们 甚至可以再次遇见爱情。 是的,他们终究会继续向前走。 但那不代表他们放下了一切。

14:40
谢谢。

14:41
(鼓掌)


分享至:
转载请注明出处:TTV 译直播:语言服务行业专属 » 我们不背弃痛苦前进,而是带着痛苦前进 – Nora McInerny
已有 1 条评论 新浪微博
  1. 头像 随遇而安欢乐时光

    还得再听一遍

    7月9日 07:02来自移动端 回复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